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劲松部落

名高八斗星辰上 诗在千山烟雨中

 
 
 

日志

 
 

南山趣事  

2010-03-25 18:21:57|  分类: 【故乡桐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康熙四十八年春,京师殿试的皇榜揭晓,桐城举子戴名世列一甲二名,摘取了榜眼的桂冠。然两年后,博才多学的戴名世却因所著《南山集》中“狂悖”之言而下狱,又两年竟惨遭杀害横尸刑场。戴名世的才学人品,就被人们推崇,且因冤而死益重,即使在长期的残酷封建专制淫威之下,故乡桐城仍流传着戴名世的诸多动人故事。

                             过目能诵

      戴名世自幼聪慧,勤奋好学,十五岁时写的文章就被人们争相传抄作为范本,二十岁开始授徒。他家贫,无力购置书籍研读,只得走亲访友借阅。当得知本邑西乡饱学之士潘木崖先生家中有藏书万卷。便欣然信步前往。潘木崖虽藏书万卷,当视书如宝,书从不外借出门,即使在家阅读,也要看是否真才实学。当时,潘老已略闻戴名世的学行,见面后笑着说:“借米可以充饥,借钱可医贫,君子借书何用尔?”“学经以明道,学史以晓义,晚生为学是求也!”戴名世恭谦地答道。

        潘老听后甚欣慰,接着说:“君可在寒舍读老朽所藏之书。”戴名世对潘老的厚爱甚为感激,随即答道:“谢谢先生对晚生的关怀!”时近傍晚,  潘老已酒食招待戴名世。席间,潘老为戴名世斟了酒,但戴名世奉告潘老说:“晚生明天就得回去给学生授课,今晚还要在先生处读几本书,不能陪先生饮酒了,请恕晚生无礼!”
       潘老听这么一说,加上临时准备的菜肴也不甚丰富,也就没拉酒了。戴名世匆匆吃罢晚饭,就急着要读
书,潘老被他的精神所感动,旋即递给一包蜡烛并一包点心,把他引入书房。问他要读何书,他说要读秦汉史。潘老所藏的秦汉史共数十卷,装在一个小书箱中,他指着书籍说:“书都在这里。”便径自出去了。
        第二天早晨,潘老起床后,戴名世从书房走出来说:“谢谢恩师,晚生要告辞了。”
      “君昨晚读了哪卷书?”潘老问道。
       潘老沉思了一会,走进了书房,从秦汉史中挑出了几个生僻的典故问戴名世,戴名世不仅对答如流,而且分别说出典故在和卷。这使潘老大为折服,惊讶地问道:“君怎能一夜读完那几十卷书?!”戴名世答道;“晚生读书以快见长,一目十行都嫌慢矣!”
                            一联结文友
        戴名世才华横溢,且刚正不阿,从不趋炎附势。他对一些不学无术的官吏常常是嗤之以鼻,认为为官者应该具有真才实学和清正廉洁。
       这年,戴名世在桐城县城教书授徒。一个夏夜,他来到良弼桥上乘凉,正构思一篇新作腹稿,突然传来鸣锣喝道声:“老爷来了,桥上闲人快快闪开!”他抬起头,只见不远去一帮衙役提着灯笼,簇拥着一乘官轿来到桥头。他并不理会这些,仍站在那儿纹丝不动,,前面的衙役已到戴名世身边,竟扬起棍棒要驱赶他,他却不紧不慢地吟道:“良弼桥上乘凉,凉到三更凉毕。”
      “你刚才是在吟诗还是作对?”进士出身的知县寓意双关地问道。
       “作对,又是怎样?还是个对头(上联)哩!敢接吗?”戴名世针锋相对。
       知县早闻戴名世的桀骜不驯和才学,今天偏巧又窄路相逢。知县思忖后给不出下联,只得命衙役调转轿子回头。两年后,他与同僚路过县北吕亭驿,已是未末申初时分,忽地乌云翻滚,雨骤风狂,知道第二天卯时方才止住。知县终于以此对出了下联:“吕亭驿避雨,雨至五更雨停。”知县忙叫衙役将下联送到戴名世处,戴名世看罢赞道:“对得工整,可敬矣!”以后他们常在一起共叙文事,并结成一对文友。
                        戴名世沙溪续对
    戴名世是康熙年间颇有名气的文学家,才华出众,无论什么绝对也难不住他。一年戴名世与方苞应邀到沙溪镇讲学,一位素闻戴、方文名的秀才,自恃能文擅对,欲出上联求他们读对,以证传言不虚。便出上联云:“桐邑大邦,不少七斗,二五升才子。”戴名世(一说方苞)听后,略一沉吟,应声以对:“沙溪小镇,也有四升十六两先生。”众人一听,击节叫好。原来,古代以“八斗之才”誉人满腹经纶,著述宏富。“七斗二五升才子”就是把“八斗之才”拆开出对的。而儒家向来把《诗》《书》《礼》《易》《春秋》五部经典著作称为“五经”。戴名世亦利用“斤”“经”谐音,将其拆开来对,旧制十六两为一斤,“四斤十六两先生”即赞人精通五经。上联出得巧,暗蕴钦佩之情,下联对得工,亦含赞扬之意,投桃报李而又趣味横生,难怪世人口不绝传。
        还有一次,戴、方二人出沙溪镇散步,路中间放着一担梨子,却不见人,待他俩走近时,一个儒生在路旁吟道:“一担重梨拦子路。”两人立即领会到这是儒生在出对作难。“重梨”是“仲尼”的谐音,“拦”是“难”的谐音,“子路”是仲尼的学生,意思是说我这个仲尼要难一难你们二位学生。如何继续对呢?戴、方二人边走边思考。突然,戴名世快走数步,越过儒生后转身笑对儒生说:“两个夫子笑颜回。”下联把自己比作孔夫子,把儒生比作孔夫子学生颜回,笑则含有讥讽儒生"班门弄斧"之意。
                          一字值千金
       康熙时期,桐城文风已兴,商业亦盛,城内各种店铺林立,为扩大影响,招徕顾客,店铺多请文人墨客命名题字。
       程氏兄弟在城里经营一爿鞋店,多次请人题写店名都不中意。一日,戴名世到城里寻亲访友,程氏兄弟得知后,即请为其店铺题写店名,戴名世问清有关情况后,欣然挥笔写下:“甲乙号”三个大字。程氏兄弟虽读过几年私塾,然见此三字,却大惑不解,反而认为戴名世是在开他们的玩笑。但既是请他题写,又不好怠慢,值得求教道:“先生题写店名,字胜颜、柳,不知其意作何解释?敬请赐教。”戴名世看着他们老实诚恳的样子,笑着答道:“名如其人,人如其实矣。你兄弟俩伙开鞋店,又是用锥子(形如甲字)、刀子(形如乙字)给人做鞋,不是甲乙号吗?”程氏兄弟忽然茅塞顿开,连声称道:“秒,秒!先生真是才高八斗, 名不虚传啊!”
       “甲乙号”的招牌挂出之后,鞋店声名大振。程氏兄弟做鞋更加精益求精,生意越来越兴,当年就盈利三千。当人们问程氏兄弟生财之道时,他俩总是喜笑颜开地说:“多亏南山先生题写店名,一字值千金啊!”
                         一口三个乐
        戴名世三十岁时,曾一度在舒城县讲学授课。一次,有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秀才慕名前来拜访,其实是想摸一摸戴名世的底。你桐城先生到舒城教书, 腹中可有真货?秀才见戴名世后,先恭维一番,接着递上自己的名刺,名刺上署“乐乐乐”三字,戴名世接过一看,便笑着对秀才说:“yuè yào lè先生,君不闻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先生满腹经伦,学生佩服,佩服!”秀才连忙答道。
        原来这位乐秀才家住桃溪丰乐河畔,有爱好山水,故将自己的姓名乐(yuè)乐( yào)乐( lè),而精通四书五经的戴名世正是根据《论语》中“智者乐山,仁者爱乐水”的成语乐(yuè)乐(yuè)乐(yuè)或是乐(yuè)乐( lè)乐(lè)”。所以,乐秀才由衷敬佩戴名世,称赞:“南山先生,真才实学,名不虚传啊!”
                            一语植祸根
       戴名世榜眼及第授翰林院编修,康熙皇帝邀请翰林游御花园。当君臣来到夏日的御池边,,只见满池绿荷迎风摇曳,康熙忽然问道:“爱卿,你们看那时什么?”众人顺着皇帝手势看去,也都十分惊奇,原来是一只绿毛乌龟伏在一柄荷叶上。康熙帝接着又说:“这柄荷叶怎能托住一只乌龟呢、”新科状元赵熊诏自持才高识广,为 讨好皇帝,抢忙答道:“此乃陛下洪福齐天之兆。陛下英明,大清强盛,万物都有所感应,古尔茭菏能托住乌龟也。”他自以为胡吹乱拍能博得皇上欢心,那知康熙帝实非等闲之辈,略一思忖,即转而问起新客榜眼戴名世。刚正不阿的戴名世不紧不慢地答道:“状元公的高论不知出于何书经典?臣读《尔雅》,知龟有十类,其中神龟高寿而体轻,谓之‘千年龟轻如灰,水托荷叶叶托龟’。”康熙帝听后连连点头,而赵熊诏顿时满脸通红,难堪至极,哑口无言,妒火中烧。
       赵熊诏系都御史赵申娇的公子。新科状元御花园的难堪之事得知后,一只耿耿于怀.两年后,终于以戴名世《南山集》中“语多狂悖”为由,加以陷害。这正好迎合了清王朝欲扑灭当时广泛存在的名族思想意识的政治需要,一代文坛尊师戴名世枉死在封建统治者的屠刀下。
                           一桥了心愿
       戴名世安砚乡里期间,虽然以笔代耕,以砚代田“,但置身于贫苦农民之中,深知群众生活的艰辛和疾苦,经常急民众之所急,解民众之所困,帮民众之所需,,他倾囊为故乡建桥的义举更是备受人们称赞。孔城河的一条支流,经戴名世居住的南山麓,自西向东流淌,把一望平畴的大地划为南北两片,往来阻隔,行人叫苦。秋冬河水冰凉澈骨,仍需赤足裸腿跋涉;春夏河水暴涨,下水失足丧生者时有发生。戴名世目睹此状,毅然捐资在沿河主要道口建桥。先在双山建了一座大石桥,桥面宽坦,桥基坚实,乡人为戴名世的深厚情谊,,借此桥为南山桥,并勒石立碑纪念。
       嗣后,戴名世又捐资相继在河上修建了五里桥、八里桥、永德桥。四座石桥的建成,几乎花去了戴名世的全部积蓄。但河上游仍有一处道口阻隔行人,戴名世搜箧索箱将家中所有余资都拿出来,终于把这道口的石桥建造了起来。
       这座石桥建成后,乡人对戴名世倾其所有的义举更为感激和尊敬,要将这座桥取名为“戴公桥”。戴名世知道后,对乡人说:“五里桥、八里桥,大家都以地理位置取名,很好,但―—”戴名世话锋一转说道:“南山桥、永德桥的名字都不好,现在修的戴公桥就更不好了。”乡人不解其意地说:“怎么不好哩?你南山先生捐资修桥,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大恩大德啊!”戴名世感慨地说:“这算得了什么呢?古人道‘仁者安仁,智者利仁’,治国泽民,人之要义也。我只做了点应该做的事。那几座桥,你们以取好了名字就算了,这座桥就由我来取名吧。”众人为戴名世亲自取桥名而高兴。戴名世说:“这座桥就叫了了桥。她了却了我为民的一点心愿。”众人十分感动,遂称此桥位为了了桥。  

                            戴名世与方苞        

          戴名世与同邑方苞情深意。虽方苞年轻十五岁,视戴名世为师长,但戴名世感到,方苞应后来居上,所以时时为之提携和爱护。

          朱书,宿松人,是清初有名的文学家,与戴名世、方苞时称“三才子”。他们三人常在一起吟诗作对。一次,方苞、戴名世前往朱书塾馆访友,听到学生将“毋”读成“母”,便出对指错,说:今有一上联,请仁兄赐对下联。朱书应之。方苞吟道:“《曲礼》一章无母狗。”朱书一听出句,便知对方在讥笑他的学生读了别字。《曲礼》即《仪礼》,中有“毋苟”二字,方苞利用学生读的别字和谐音读为“母狗”。此对很难对得恰如其分,不料朱书却脱口而出:“《春秋》三传有公羊。”方、戴二人点头称赞。
         时隔不久,朱书与戴名世、方苞结伴而行,方苞口渴,朱书便想乘机“讥讽”之耻。他叫方、戴在村头稍等,自己来到一农家,与女主人商量数语后,回来对二人的说:那家女主人要以对换茶。方苞笑道:那有何难,我去应对就是了。他们来到农家院,农妇手指石磨说:“磨大眼小齿轮轮,吞粗吐细。”方苞思来想去难以应对。戴名世遂向方苞示意墙上挂的那杆秤,方会意,对出下联:“称直钩弯星朗朗,识重知轻。”朱书道:“苞兄奇才,小弟佩服。”

        一年方苞由南京回故乡省亲,戴名世闻讯后亲自到府治安庆迎接,并邀请方苞同游万里长江第一塔之美誉的迎江寺振风塔。寺里主持久闻戴’方二人的盛名,即借此机会出了两副对联的上联,请二人分别续其下联,为古寺古塔增辉添彩。迎坐后,放在戴名世面前的上联是“宝塔七层,直竖钢鞭驱白日。”戴名世稍加思索,便道出了下联:“城墙朵朵,倒生牙齿咬青天。”博得众人喝彩。放在方苞面前的上联是:“宝塔七层,层层设门,门朝东西南北。”方苞一时发窘,望着身边的戴名世。戴名世见香客中有人拿着一本历书,便灵机一动,伸手朝那香客一指。方苞看在眼里,心领神会,脱口道:“历书十二页,页页有节,节载春夏秋冬。”主持赞叹不已,众人叫好不绝。
      走出迎江寺,方苞怀着敬意对戴名世说:“要不是师长指点迷津,我恐难出这迎江寺大门了。”你要到我这个年龄,不知要强多少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年轻人,一定会超过我们的。”此后,他们他俩结成莫逆之交。戴名世《南山集》编成,方苞特为该书撰写了序文。《南山集》全书的刻版,也存放在方苞家中。《南山集》冤案发生后,戴名世被斩,方苞也受株连被铺下狱且险些掉了脑袋。他俩生死不渝的情谊,为人们交友树立了榜样。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