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劲松部落

名高八斗星辰上 诗在千山烟雨中

 
 
 

日志

 
 

陶冲一日  

2012-05-10 10:10:55|  分类: 【故乡桐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芜先生曾在《桐城文物志》一书的序言里这样写道:“如果我小时候就有这一部书在手,虽然未必一定当时便按迹寻踪,一一亲历,但身在家乡,印象总深切得多。……桐城是历史文化名城,我们小时候在家乡尚可以实地感到那种文化气氛。……生活在家乡的青年,现在如能从本书中重新领略桐城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那种气氛,哪怕只是百分之一二,对他们的成长是有益的……”
我虽已不是青年,但正是有感于舒芜先生的这段文字,才发起愿心,要对家乡的历史文化遗存“按迹寻踪,一一亲历”。
这个周未,适逢重阳,我要去寻找一个古驿,凭吊几个古人,兼而游览一番桐城西部的秀山丽水,感受一番桐城西乡的风土人情。
古驿名曰陶冲驿,是现有史料记载中桐城最早的驿站。始建于元代,原名沙口陂驿。明洪武十五年改置为陶冲驿。从此陶冲这个名字便延续下来,直到如今。如今驿站虽早已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但陶冲这个地名总还能叫人想起从前,老辈人也还会在不经意间将陶冲镇说成陶冲驿。
所以,当我坐着现代化的面包车,行驶在柏油摊铺的桐(城)潜(山)公路上时,我的思绪却像走上了时空邃道。我分明坐在一辆四轮马车上,身边都是些青衫古人。不时有飞奔的快马从车旁掠过,那是些身背信袋的驿使,他们五里一亭,十里一铺地飞奔着,遇亭饮水,遇铺喂马,遇到驿站则吃饭歇宿。若有紧急情况,便歇马不歇人,或者换人换马,日夜兼程。这就是古代驿铺的功能。
桐潜路的路线即是古时桐城的西南大道,它经过县城与北路大道相衔接,是一条连接南北“七省通衢”的通京大道,也就是如今所谓的“国道”。粤闽赣浙等南方诸省的官员、商贾或者士庶行人,前往京师北方,必得走此大道。进入桐城的第一站便是“陶冲驿”。不难想见,当年的陶冲是何等的繁华。光是驿站编制,就有驿丞一员,驿吏数员,额马五十二匹,马夫三十四名,差夫二十四名。还有那宽阔明亮的驿站站房,厅堂、客舍、库房、马厩。还有那伏虎山下,一望数里的牧马场。
车停,下车,我已无法走进驿站,因为驿站已成为历史,已于清光绪末年废置。如今在驿站的遗址上建起了陶冲初中,牧马场也已改造成良田。但我一点儿也不遗憾,社会在前进,历史在发展。寻古,尽可发思古之幽情,却不必作无谓之叹。放眼如今的陶冲镇,交通便利,教育发达,山水迤逦,环境幽雅,民营经济红红火火,镇村百姓安居乐业。这又岂是马蹄得得,尘土飞扬的旧朝古代可以比拟的。
寻过了古驿,附近还有几处古迹可堪一览,那就是狮子山商周遗址、王屋寺塔墓群以及太平军丰家寨旧址和军帅丰谋故居。
丰谋是我此行要凭吊的几个古人之一,此人原是清朝秀才,本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之人,只因考场腐败,在咸丰二年的乡试中,副考官拟取在前茅,最后却被主考官莫名其妙掇落。从此,抨击时弊,愤世嫉俗,“痛清廷之政废,悯民族之夷沦”。终于于咸丰四年往投太平军,参加了天朝乡试,被封为军帅,人称天朝举人。丰谟就职军帅后,打土豪分田地,推行天朝田亩制度,在桐城西乡一带政绩斐然,又在陶冲修建丰家寨,组建太平军,与清军对垒,曾在桐城境内打过多次胜战。后来,太平天国式微,咸丰八年,丰谋也被清兵捕杀。除了政绩战功而外,丰谋还是桐城文化史上的一个著名诗人,有丰谋诗集存世。
离开丰谋故居,此地值得凭吊的还有乔公墓、江皋墓和花果山烈士陵园,前二者都是桐城历史上的文化名人,后者是抗日战争时期23位烈士的安魂之地。
一整个上午的寻古思幽,似乎已将此地的历史读尽,读不尽的是民俗风情。中午,在一户村民家就餐,吃的是地道的农家饭菜,听的是西乡方言的民间轶闻。乡人们告诉我,此地有风景名胜多处,像什么姜子牙的钓鱼台、关云长的神仙搭脚,还有什么天鹅孵蛋、石笋林等等,最美的要算是三道岩了,有华东九寨沟之称,早在北宋时期,著名的文学大家“三苏”和黄庭坚就来过此地。
如此一说,岂能不勾起我的游兴。饭后即往三道岩。
所谓三道岩其实是一组瀑布群,瀑分三道,因有此谓。
在大鼓石下车,可别忘了去敲一下石鼓。这石鼓其实是一块硕大的山岩,不知为什么,这山岩却有一处是中空的,所以随便拿起一块石头来击打它,便能听到“咚咚”的声音,如打鼓一般。游人们总要围着山岩左看右看,想不通为什么一块完整的岩石会是空心的。
从大鼓石开始,便是进山的路了。山路渐行渐深,始终不离山谷中的一条河流,此河名曰军屯河,当年太平军在此河谷中屯军扎寨,因而得名。
第一道瀑布在下岩,岩高百米,瀑宽数丈,下有浅潭,其水如碧。胆大的人顺着百米高岩攀援而上,虽是手脚并用,却是当今非常流行的攀岩运动。
今秋少雨,河谷中的水量并不丰沛,这时候你可以舍弃山道,就顺着河谷往山走,谷中怪石嵯峨,杂花生树,蹀躞其间,穿梭迂回,可不与九寨沟有几分神似?
中岩是一大块龙形青石,龙头龙眼龙爪龙鳞龙身龙尾色色俱全,那清冽的山水从青石上流过,更显得那龙游曳生姿,活灵活现。水流从龙口中奔突而下,跌入岩下的一口深渊,是为龙潭。
上岩是一道二迭瀑,头迭是一块凌空飞石,那瀑飞流直下,碎珠浅玉;二迭是一堵瀑墙,瀑成人字形,故名人字瀑。
攀上这道瀑顶,其实也就到了山顶了。重阳登高,极目远眺,桐(城)怀(宁)潜(山)三地都在视野之中了,心胸能不豁然开阔。
回望来路,河谷逶迤如蛇,三道岩尽在脚下。细细品味,除了那三道可堪称道的瀑布之处,下岩到中岩、中岩到上岩之间其实还有若干道浅小的瀑布,因落差不够高,气势不够雄,便被忽略不计了。然而这些小瀑自有其玲珑精巧之处,它们像串珠一般将三道岩连缀起来,使这一绵延数公里的瀑布群步步有景,处处可看。
下山不必走回头路,从山背后的江(岭)大(唐)公路乘车,不过半小时,就可返回陶冲镇。
在镇上酒家吃了晚饭,我真想找家旅店住下来,好体味一下古驿夜宿的滋味。可惜红尘锁事,明日还要忙碌。于是,驱车返回。
陶冲一日,是赴古人的一个约会,也是赴山水的一个邀请。
都说春天的三道岩最美,那么待到山花烂漫时,水量丰沛,我会再来。

(作者:王屋山人)

 

附:飘香的陶冲

        山奔走着,在五彩斑斓的秋色中。田野宁静着,在稻谷飘香的秋色中。我们行游着,在无边秋色所带来的愉悦和惬意中。闻着淡淡的烟的气味、山的气味、竹木和疏疏的阳光的气味,以及陶冲这样一块地方深沉厚重的历史气味,就觉得秋是这样的浓,这样的温馨,这样的蕴涵无限。坐在陶冲镇的那辆越野吉普车上,身边是年轻的镇党委书记华从德。讲到陶冲的经济发展、人文风物、自然景观、历史纵横,都如数家珍。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驿陶冲,在交错重叠的时空之中,我们隐隐约约听到驿马驰骋的节奏,看见那些伴随着兴衰往事的灯火。无数个重阳,无数游人闻着茱萸花特别的香气,像现在的我们一样,行游在秋光之中,只是各自有着不同的心情罢了。

  这片丰饶的土地,这片承载着世世代代人智慧的土地,它脱颖而出的样子竟然如此生动!华从德指着路边的一个村子告诉我,这是丰家寨,在那片树木葱茏的山谷里,就有九十多栋新颖漂亮的小楼房。丰家寨是“天朝举人”、诗人丰谋的故里,他的墓地也在离此不远的伏虎山。我想,就在我们脚下的泥土之中,也许还散落着丰谋“霜叶酿成红一片,料将异地结知音”等言辞犀利、格调清雅的诗句罢。

  远远近近都是掩映在竹树丛中的村民们鳞次栉比的小楼房,夜晚,灯火一片,灿若繁星,你便很难相信这是乡村,倒以为是某个大城市里的公园了。在沙河村,华从德说,这个村有十几个百万富翁。许多人家家居装饰富丽堂皇,有的人家还有家庭篮球场。我便打心里感慨:好政策,真是威力无穷啊!

  王屋村是千年古刹王屋寺的所在地,民间有“先有王屋寺,后有大唐朝”的传说,弄不清这古寺与唐朝究竟有些什么瓜葛。据说寺庙很大,鼎盛时有寺僧五百多人。王屋寺不知毁于何时,只让些墓塔碑碣散落在丛莽之中,给游人留下无尽的寻觅与猜测。

  在王屋村王岭的一户华姓人家午餐,村肴山味,竟是无法抗拒地勾人食欲。鸡鸭是自家养的,瓜果菜蔬是自家地里摘的,新鲜且无污染,当然好吃。华从德说,镇里正在开发三道岩旅游,这里就是一处“农家乐”饭庄。我听华从德介绍过陶冲镇发展的六大战略,除了工业经济中着力打造启辉器、纺织、建材、医药包装等,和交通、治水、人才等等之外,发展旅游也是一项重点。可别小看了这样一个小镇的工业,他们生产的启辉器,竟占世界市场份额的30%;他们的优质黄沙运到南京、上海,比优质大米还金贵!流淌不尽的大沙河四米多深的黄沙中,铁沙的含量很高,铁砂的开采正在火热地进行。也别小看了这里的旅游,除了丰厚的人文风光之外,自然风光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三道岩是个好去处,华从德称之为“华东的九寨沟”。

  沿山谷上行,在一处七八米方圆的大石板上,用石头咚咚地擂出鼓声,那是“石鼓”。过了石鼓就是“卧龙池”,不知是人是仙,或是天外来客,竟在那大片光滑坚硬的青石板上,深深地镂刻出一条龙的痕迹?村书记王中平指给我看龙池龙椅龙头龙角龙爪龙眼……尽皆惟妙惟肖。王中平是本地人,就连他也惊奇天地造化如此的神奇!灵性的土地,那种灵性的创造何止一处,王中平说,还有天鹅头、天鹅孵蛋等。

  山已斑斓,水更清澈。山上植被荫翳,谷中飘动着水的音乐,神仙的境界,心灵的净土,还真的以为是在“九寨沟”了。山高谷深,漫布着混交林和杂生其间的野藤和小灌木,枫树、乌柏和橡树的叶子已经红了,红得令人感动。此是深秋,若是春天,那映山红更是红得如歌如泣。河谷的滩地上,生着许多高大的苦柳和稍矮一些的红杨,我很喜欢那种气氛,那是天然的篷帐和亭榭啊!若邀两三朋友,置酒其中,岂不乐而忘返?

  三道岩实际是三叠瀑布,渐次向上。深秋季节,又是一个多月未雨,瀑布减肥,苗条了些。若是春夏,瀑布青春焕发,则是另一番张狂与豪迈。第一道瀑布如一架斜靠山崖的银梯,高百余米,水流泄下,颇是壮观。第二道瀑布,是悬瀑,飞流直下,声若崩雷。第三道瀑布瀑面宽阔,酷似贵州黄果树大瀑布。其实不止三道瀑布,数了一下,在这段八百米左右的河谷之中,稍大的瀑布就有五六处之多。应该说是一组各具形态的瀑布群,却怎么只称“三道岩”呢,或许是中国人“事不过三”和古人以三为众的习惯吧。春夏之时,云蒸霞蔚,众瀑奔窜,银蛇狂舞;严冬之时,群峰素裹,冰剑倒悬,寒光耀眼;而今日重阳,那众多瀑布却是那样地老成持重,那样地一派慈祥。我不由得为之心动,为之从胸臆中涌出诸多联想。我的心无疑秋光荡漾了,那瀑之心莫不也如此罢!其实,这时候语言和文字都显得苍白,而在一片苍白之中,只留下一个坚定不移的“好”字。好啊,三道岩!

  山在行走,云在行走,我们在行走,那条河在行走。河叫军屯河,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屯军之地。华从德一开始就介绍说:“在陶冲,从池塘边走过,你能看到历史和文化的影子。在路边,你随处可见驿道、碑记的痕迹;走进任何一个村子里,你都可以寻到雕梁画栋的遗存……”重阳秋色,幽幽古驿,陶冲真像是一朵在浓厚安逸的秋光里盛开的硕大的金菊,那富态、那美丽、那幽馨都是诱人和迷人的。(作者:陈所巨)


相关链接:(陶冲古驿)古时为了传递官方公文,设立急递驿站,靠马匹运送,十里一铺、六十里设置一个驿站,是官方管理重要机构。陶冲驿是个古老的驿站,早在元代就很闻名,历史上的陶冲驿有驿丞一员,吏一名,上中下驿马十六匹,马夫十六名,库子四名,馆夫四名,斗级一名。清朝以后,驿站扩大,人员增多,有额马五十二匹,马夫三十四名,差夫二十四名。官方的遗址位于陶冲老街齐家仓、马厩在文革期间拆去,放牧场即现在的陶冲初中校址。连接此驿站马路是朝廷通往南疆粤、闽、赣的重要交通线路,朝廷要员经常路过此道,连接驿站急递铺有沙河铺、三安铺、童铺、巴铺。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