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劲松部落

名高八斗星辰上 诗在千山烟雨中

 
 
 

日志

 
 

血脉相连的“孔练枞汤”  

2012-05-24 15:37:12|  分类: 【故乡桐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故园小札:血脉相连的“孔练枞汤”作者:龙眠寒柳


      已入故乡境,犹差百里程。急趋良友舍,忽见旅人惊。 

      出酒御风色,问游伤世情。明朝天不雨,策衞向山城。

                          ——明末桐城诗人方文《廿六日抵樅川饮子豰家》

 

 上古之民多依水聚居、繁衍生息。安徽桐城曾有孔城、练潭、枞阳、汤沟四大古镇(俗称“孔练枞汤”),是除“县市乡”(即今桐城城区,又称城乡)之外的东南西北四乡的首镇。又因四镇多依水,故常以“川”名之。其中,分别以孔城、练潭为中心的北乡和西乡泛称为孔川、练川;以枞阳为中心的南乡泛指枞川(包括解放初被划入安庆城区的区域,如白瑜隐居的石潭湖附近过去也属枞川。安庆解放初期还有枞南镇、枞阳区,后均并入迎江区);汤沟因长江支流双溪水穿镇而过,故旧称双溪镇。而县市乡因依龙眠河,称桐川;因城依龙眠山而建,又称山城、桐山。

由“县市乡”东北洪涛山、麻山流出的东西双河,奔腾汇入孔城河。依河而兴的孔城古镇,曾是桐城北乡首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刚刚毕业等待分配,又适逢罕见暴雨连日倾泻,各地都投入了紧张的抗洪救灾之中,我的工作派遣证因此久待不来。我在家实在无聊,于是就跑到孔城去找同学玩。当时不象今天手机联系方便,只知道同学在孔城某单位,却不知道具体地址。一路上冒雨奔波到孔镇之后,就茫然失措分不清方向了,结果深一脚、浅一脚,一头扎进了一条老街,一条戴望舒“雨巷”中的老街赫然映入我的眼帘,它的长、它的幽、它的深、它的静、它的古、它的老,让我顿时目瞪口呆。这一次对孔镇老街的惊鸿一瞥,直到如今还深深地映在我的脑海里。“人烟开小聚,传说吕蒙城。”今天有着1800余年悠久历史的孔镇,不仅有保存完好的明清老街(长度为华东第一、堪称“楚皖遗珠”),而且有浓厚的地方风俗,以及古老商业文明发展变迁的轨迹。前年被成功开发徽州西递、宏村的中坤集团看中并巨资投入,预计今年5月将向国内外游人开放。我想届时一定要抽空回桐城,再走一趟古老的孔镇,再探访那幽深的老街,以及孔镇人津津乐道的“孔城暮雪”、“荻埠归帆”。而我的昔时同学早已离开孔镇到城里去了,已经成为现代的城市人。但是,他们的根还在孔镇,他们与久居此地的孔镇人一样,在不经意的言谈里,仍然散发着戴名世、刘开、戴钧衡、施从云、朱光潜、方东美等孔城河畔乡贤的气息,与孔镇老街一样成为游人探究的秘密。

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冲出大别山崇山峻岭奔流而来的大沙河,逗留于桐城西乡练潭古驿。练潭古镇于我而言更是谜一样神往的地方。这首先是因为我母亲这个家族的祠堂在练潭,他们家也是桐城望族,曾任清朝兵部尚书、江苏巡抚、闽浙总督的汪稼门就是其先祖。练潭真可谓高官辈出。明成化年间,练川袁氏、兵部侍郎袁宏在家乡练潭建货运码头和袁家祠堂,并创办书院。其书院里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学生就是齐之鸾。齐之鸾先祖曾居凤阳,元末迁居桐城并占籍县市乡(即县城,今桐城市区),第六世齐之鸾出生于县城西南太平坊,后来成了袁宏的三女婿。他学识渊博,文辞宏丽,开桐城士子由进士入翰林为庶吉士之先例,官终河南按察使。齐之鸾曾邀好友、阳明心学创立者、明代思想家王守仁来桐城畅游,王守仁沉迷于“练潭秋月”胜景,留下了“练潭馆”一诗,其中有“远山出孤月,寒潭净于练”这样脍炙人口的名句。练潭也出布衣贤者,如一生以打鱼为业的明代布衣诗人黎翥,在湖边结雅称“翥字斋”的茅屋,平时打鱼只为糊口、不图大利,一生与诗酒为伴、自在逍遥,颇有竹林七贤风范。无独有偶,清代的练潭又出了一位剃头诗人吴鳌,他也是手不释卷、口不辍吟,却毕生不仕、终身不娶,曾经自撰墓碑诗“生前一醉浑于死,死后犹如大醉眠。落日苍山烟雾里,乱坟荒冢不知年。”可谓潇洒豁达之极。曾经电视剧《画魂》的热播,让世人知道了练潭潘家楼这个潘赞化故乡的美丽,而清代诗人姚兴泉一百五十首《桐城好》小令中,就专门有一首描写练潭风景:“桐城好,幽绝练潭秋,沙澄极浦浮官渡,月桂空亭系钓舟,水驿夜鸣驺。”这不是一幅让你的心头晃动不已的画么!

孔城河、练潭河汇入菜子湖后经枞阳长河流入长江。作为南乡首镇,枞阳曾是桐城通江达海的重要水驿码头。过去的桐城人无论做官还是出游,去芜湖、下南京、游吴越,基本上都要经枞阳乘舟;外出归家,多是“扁舟一叶返枞川”,远远望见枞阳码头,就知道回到故里了。明末桐城诗人方文曾有诗曰“已入故乡境,犹差百里程”。就是说已经到了枞阳了,但离家还有百里的路程。后来方文为避“家难”而离开县城、迁居枞川射蛟台,但他秉性好游,后又寓居金陵青溪之畔,客死芜湖,归葬江宁。方文的祖父方学渐作为方家族长,因方家自宋末迁桐以来,人丁兴旺,龙眠山祖坟族人乱葬严重,遂与族人立下祠约,规定为保护龙眠山祖坟风水,今后族人都不得入葬祖坟,而要另外选地卜葬(据方大镇《宁澹居文集》),他本人50岁时就卜指葬地枞川,75岁去世后即葬于此。方文的父亲方大铉家居县城,构“搴兰馆”于龙眠山碾玉峡,死后归葬练潭附近的梅林墩;伯父方大镇于北乡大关镇葬母后庐墓而逝,也卜葬练潭附近的白鹿;方大镇儿子方孔炤在明亡后结庐练潭附近的白鹿山下,死后卜葬枞川合明山。方文一家所集中反映的桐枞这种血脉联系和文化一体,不会因为区划变动而分割。解放初期因交通和通讯的不便而作的这种区划调整,弊端日趋显现,“婺源之痛”日剧,希望今后桐枞能够重新走到一起。八十年代的一个夏天,我跟随家人由桐城金神渡口乘船,一路饱览两岸湖光山色,那犹如电影里的绝妙风景让我惊叹不已。直达枞阳镇后,在枞阳街头漫步了大约半个小时。可惜那时还小,除了吃和玩,对枞阳印象不深,只记得有“上枞阳”、“下枞阳”这两处码头名字,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够重游枞阳古镇、重觅旧时风物。

溪碧波清的汤沟古镇是桐城东乡首镇,也是“桐城三祖”之一刘大櫆(号海峰)的故乡。因为舟辑方便,是过去旅人辗转必经之地,所以汤沟在解放后也曾做过湖东县(即今枞阳县)的县城。汤沟山水诗一般灵秀、风景画一般迷人,美髯公刘大櫆因此文思泉涌:“我家门外长江水,江水之南山万重;今日却从图画上,青天遥望九芙蓉。”他的诗富才气、有大气,后人即有“枞阳诗派海峰开”之评。但刘大櫆的文章更是奇丽多姿、波澜壮阔,被方苞称为“国士”,时人谓“昔有方侍郎,今有刘先生,天下文章其出于桐城乎?”他年轻时在桐城县城勺园教书,并与方东树曾祖方泽、左光斗后裔左笔泉等诗酒交游,相互砥砺文词,还写下了《碾玉峡游记》等名篇。姚鼐就在这时成了他的学生,后来也是他的衣钵传人,并举起了桐城派的旗帜,成为桐城派的集大成者。作为从汤沟走出的才子,刘大櫆走得很远,走向了京城皇城根下,一心要“学成文武艺,贷与帝王家。”但终因不得志而归居枞阳,他一介穷儒,一生潦倒,死后落寞地归葬故乡汤沟,然而他的文学精神不灭,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桐枞人“薪火”相传、奋发向上。也希望今后能有机会,走进汤沟这片我先祖曾经伫足过的美丽土地,拜谒刘海峰这位开立桐城派的功勋先贤。

“桐山高,我心劳;桐水深,劳我心。”虽然枞阳、汤沟两镇解放初已从桐城版图划出去了,但我心底包括我认识的桐人,今天都依然认为它们还是桐乡故土。我们在外地的桐枞人士仍然亲切地以老乡关系相互交往,乡情要比安庆八邑中其他县人士的关系更近一层。今天的枞阳县对我们而言,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不是区划文件那简单的一纸文书就能分割的。因为上溯到我的祖父一辈,就是桐城东乡人氏。我祖父解放前由东乡周家潭出发,经汤沟古镇短暂停留,再由南乡雨坛涉菜子湖水而到西乡创业,并结识我奶奶后成家,他们的儿子辈后来又分别落户到北乡孔城和江南大渡口散枝开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又有一位从枞阳走出的年轻人,他也来到桐城西乡创业,后来成了我的姐夫,他定居桐城,子女在桐城出生并已长大成人。我们家族的这种既是桐城人又是枞阳人,就象今天的桐城枞阳关系一样,割不断、理还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桐城枞阳人翻开家谱,上溯三代,绝大数都有血脉联系,就象那奔腾的河水一样,亘古长流,生生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