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劲松部落

名高八斗星辰上 诗在千山烟雨中

 
 
 

日志

 
 

国民党时期青草隔林麻子老巢  

2012-05-24 18:37:18|  分类: 【故乡桐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女不嫁青草隔,头晚要陪林麻子歇”这句民谚流传于解放时期桐城青草一带,夜间小孩子啼哭,只要说声“林麻子”来了,孩子就吓得停止哭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林麻子”是个杀人恶魔,无恶不作。何为“林麻子”?看了《让子弹飞》才知道,麻子是土匪的代名词,林麻子是国民党桂系部队驻守桐怀潜的头领林洵,解放时期盘踞在青草、育儿、源潭一带,是一支顽固的国民党反动部队,养有无恶不作的“大刀会”等反动组织。据存世的老革命同志说,在长达5年的驻军时间中,林洵的部队平均每天都要杀害我党一名革命者,凡有通共嫌疑的一律杀头,且手段残忍,所以在当地民众心目中,人们提及林麻子无人不悚然入骨。

据说,林洵部队在青草一带驻军时,刚开始时还能严于律己,不容许手下人欺压百信,而且不许士兵赤膊、赌钱、嫖娼,严明军纪,树立威信,在青草、育儿、八里亭一带设立五个火力据点,直接对抗来自大别山区的我党革命部队。时间长了,就露出了自己贪婪的一面,手下人也无恶不作,杀人、强占民女为妻的事时有发生,民间传有“林麻子对你笑,你家祸事到!”之说;至今在育儿孙家城还流说某某是林麻子的私生子之说不鲜。1949年,随着国民党政府的溃台,林询的队伍自感大势已去,仓惶出逃,逃至怀宁石镜时,被我解放军捕获击毙。

地处怀宁县马庙镇育儿村城河组的防御型碉堡据点,就是林洵的老巢。为了自己的安全,林麻子可谓煞费心机,利用沙地筑壕为城,建成占地面积近8000平米,外围是宽大达30米的深壕,四面均设有火力防御碉堡,唯一的通道是吊桥。据说林麻子的嫡系大都居在这里,最多时可以容纳300多人住居。

时光近迁,社会和谐,恶魔林麻子也逐渐被人淡忘,但他的据点老巢“城河碉堡”一直还见证了那段罪恶的历史。


赶走林麻子 击溃大刀会
——刘邓大军3纵8旅24团击溃桐城青草塥国民党纪实


战争背景

青草塥是国民党围剿解放区的一个重要据点,1948年春,国民党在此设立桐怀潜特区公署,以杀人不眨眼、十恶不赦的广西人林洵为特区区长。林洵到任后,立即组织联防队,并勾结反动组织大刀会,经常配合国民党主力部队部队176师、528团对革命腹地大别山根据地扫荡清剿,猖狂至极,对我革命队伍危害极大。7月上旬,林洵部2名特工混入革命队伍“桐潜武工队”,伺机勾结杀害了小分队队长段维臣,并携枪逃跑;下旬,林洵部队又配合国民党176师528团在桐西江家岭一带伏击我3区党员干部,包括时任区长彭年在内20多名党内骨干壮烈牺牲;月底,该部又潜入陶冲驿、牛栏铺一带掳掠,无恶不作。是年秋季,刘邓部队3纵8旅首次解放桐城,24团进驻桐西蒋潭、铜锣尖一带,皖西2分区政委张伟群、24团团长吴先洪、政委张兴盛当即决定痛击盘踞在青草塥的顽军林洵部。

敌我双方军事实力情况

国民党林洵部:桂系一个整编营、安徽省一个保安团、反动道会门大刀会信徒1000余众。特点:盘踞五个火力点,坚守不出,大刀会成员受谣言蛊惑,视共产党人为妖魔。

共产党革命军:刘邓大军3纵8旅24团3个营,由钟大湖领导的武工小分队、孙芳华、笪远晋、程光华、高荣带领的5支区干队。特点:流动性很大,山区民众支持。

具体经过

秋季的一个深夜,在桐西蒋潭铁指挥部总指挥张伟群下达作战任务:兵分3路进攻青草塥林洵部队,指示坚决打掉这个为虎作伥的恶魔。一路:24团从蒋潭铁、军河、三道岩、王屋寺沿西大路向青草塥方向进发;二路:由高荣带领区干队沿小河沿、五里岗直奔青草塥;三路:由钟大湖带领武工队分别跃进安合路、安宿路截断敌与外界的电话通讯联系,形成合围青草塥林洵老巢之状。
清晨5时,按照作战部署孙芳华、笪远晋带领1、5区干队在新民炮窑附近发起佯攻,程光华、高荣带领2、3、4区干队在西面攻打白果树敌人碉堡,扫清青草塥外围敌人。24团3营担任主攻青草塥大桥的敌人碉堡,由团政委张兴盛指挥,团长吴先洪带领1营向西南警戒,负责监视大刀会之敌;2营由张伟群指挥负责迂回接应。
战斗开始后,守敌凭借优势碉堡工事,玩命抵抗3营进攻,一时间战斗成交着状态,形成对峙局面。是时,被枪声惊动的大刀会信徒,各分坛成员在其反动头目的组织下,分别从青草塥东、南、西三个方向齐聚而来,锣鼓齐鸣,手拿钢叉、大刀,涌向水西门老河道、向大渗宕直扑过来。此时我军3营背腹受敌,情况危急,团长吴先洪得知情报后,果断命令1营投入战斗,但见蜂涌而来的大刀会信徒皆是农民装束,头裹着白巾书有“天神道”,腰间扎一条白布带,手持大刀、长矛、火铳等武器,在锣鼓声中,口中念念有词:刀枪不入、刀杀不了、枪打不进、观音老母来保命。”面对这些被欺骗的会众,战士们只得朝天鸣枪警告他们,但他们在反动头目的蛊惑下,误以为真的刀枪不入,反而更加疯狂的扑向我解放军1营战士,此时,指战员果断命令瞄准穿黄色衣服负责指挥的头目射击,虽然一些人中弹倒下,但人多气盛的大刀会信徒迷信刀枪不入,继续冲击1营和3营阵地。此时指挥员命令2营投入战斗,24团三个营的指战员面对这些亡命之徒,奋起反击,战士们的大刀、子弹照样打到吞了神符的信众,此时大刀会信徒才知道刀枪不入是个假话,纷纷逃溃。此役,我军共活捉大刀会信徒50余名,并乘胜追击捣毁位于方湾村的大刀会总坛。碉堡里的国民党守军没有大刀会的支持,大都作鸟兽散,没有战斗力,经过2个多小时的激战,林洵苦心经营的五座火力碉堡防线,包括的自己最坚固老巢(位于育儿村)均被我军攻破,此时,国民党中统上校林洵见大势已去,只得随残敌溃逃至怀宁洪镇后被我渡江部队俘获枪决。                       ——资料来源《中国共产党桐城地方史》第一卷

 

打垮林麻子 青草换新天 灭掉大刀会 人民开心颜

(民间传说)

青草塥(镇)位于桐城县城西南28公里,是桐城、怀宁、潜山3县交界处。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商贸繁荣。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为占驻控制这—地区,将3县边区6个乡划为桐、怀、潜特区,即青草塥特区直属国民党安庆公署管辖。
1946年底,国民党中统特务林洵(外号林麻子)到青草塥特区任区长。一上任,他便立即组织了反动武装100多人枪,同时勾结青草塥附近的流氓地痞,反动会道门堂主,发展迷信组织大刀会,充当其前锋和炮灰。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以后,林匪更加变本加厉,残酷镇压我根据地军民,欠下了一笔笔血债。1948年7月23日,林匪突袭我三区运粮部队,我区长彭年壮烈牺牲,独立团l连和区干队约有20余人伤亡,遭受重大损失;10月中旬,区干队长刘元祥,区长高荣一行11人到青草塥活动归来,突遭林匪包围,林匪打死我哨兵,还将我一名被俘的区干队员杀害。林匪阴险毒辣,曾派两名特工打入我武工队,将武工队队长段维臣杀害,然后携枪脱逃。
其间,林匪网罗的青草塥反动大刀会积极配合国民党军队对我实行的“三月清剿”、“四月扫荡”,破坏根据地,制造“无人区”。在林匪的直接操纵下,反动大刀会还经常袭击我地方干部和武装力量,逮捕革命的积极分子,甚至残忍地将我地方干部和革命群众挖心活埋。一时间,林匪豢养的青草塥反动大刀会气焰极为嚣张,民愤极大。
皖西区二分区党委根据桐城县委的要求,决定立即端掉青草塥的敌重要据点,狠狠打击反动大刀会的嚣张气焰,摧毁其巢穴。1948年秋,皖西区党委副书记桂林栖、地委书记张伟群、军分区副司令员钟大湖召集二野三纵8旅24团团长吴先洪、政委张兴盛等参加军事会议,研究部署攻打青草塥、剿灭大刀会的作战方案。决定以24团善打攻坚战的3营主攻青草塥,1营进攻青草塥方湾大刀会的中心据点——总香堂,2营为预备队。
1948年12月下旬的一天,部队在蒋铁、铜锣集中,深夜12点分两路出发。一路由吴先洪率领24团从蒋铁、军河、王屋、江岭前进;另一路由区干程光华、高荣、笪远晋、孙芳华等率领地方、区干队从姚冲、河沿、五里岗直奔青草塥。在此之前,钟副司令员已安排武工队组织山区群众分别到安合公路和安宿公路切断了敌人的电话线,截断青草塥守敌与桐城、安庆及外地的联络,以便保证攻打青草塥战斗顺利进行。
部队出发地距青草塥虽仅20公里,但因山路难行,大约第二天早上5点钟才进抵青草塥。按原定作战部署,孙芳华、笪远晋带领一、五区干队在新民村炮窑边打佯攻,程光华、高荣带领二、三、四区干队在西边攻打白果树敌碉堡,扫除青草塥外围敌人。张兴盛率3营主攻青草塥,目标是大桥边的敌人主碉堡,吴先洪率1营在西南警戒,监视反动大刀会的行动,2营预备待令出击。
我3营采取突袭战术,猛攻青草塥正面敌人,但敌凭借坚固的碉堡工事,顽强抵抗,火力很猛,我军不能前进,与敌形成对峙局面。
这时,被枪声惊动的反动大刀会,在大刀会头目的组织下,从东、南、西3个方向锣鼓并鸣,大刀会众堂子立即从水西门老河道向大渗宕直冲而来,我主攻青草塥的3营腹背受敌,情况危急。
吴先洪团长立即指挥1营投入战斗。只见蜂涌而来的大刀会徒都是农民装束,头上裹着写有“天神降”字样的白布,腰间扎一条白布带,带子的一端垂在膝盖以下,右手持大刀、长矛、火枪等样武器,左手摇小黄旗或芭蕉扇子,在锣鼓声中,口中念念有词“刀枪不入,杀不尽,打不进,观音老母来保命”,随后一阵喊杀声,挥动刀茅直向我阵地冲来。我军不忍向这些被欺骗愚弄的会众射击,便对天鸣枪警告。可是他们自以为刀枪不入,越发猖狂向我攻击,吴团长和1营指挥员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架起4挺重机枪扫射了一阵。虽然一些人倒下了,但仍有一些顽固分子迷信刀枪不入,继续冲向我2营阵地。2营长黄亚东面对穷凶极恶的顽命之徒,奋起反击,率全营战士,冲入敌群和敌人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敌人伤亡很大。那些受愚弄的农民会众,这时才知道吞符念咒并不能刀枪不入,血肉之躯是抵挡不住枪弹和刺刀的,遂四下溃逃。我2营穷追不舍。这一回合的战斗,反动大刀会被打死20余人,打伤、俘虏40多人。战斗结束后,吴先洪团长决定乘胜追击,一举端掉大刀会老巢。旋即,我军包围了大刀会的总香堂——方湾村。
此时,方湾村总香堂里正香火缭绕,大刀会反动头目“点传师”“武求师”正召集会众,准备组织会众与我军顽抗,以增援青草塥解救林匪。大院场里已聚集了300多人,各执刀矛,他们已吞下了“武求师”发给的神符,接受了“点传师”的神授点化。在“点传师”“武求师”一番喃喃咒语、手舞足蹈的迷信表演之后,击鼓鸣锣即行出发之际,我1营赶到包围了院落,随即喊话:“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大刀会反动头目对我军的突然包围始料不及,惊慌失措,便煽动这些受蒙蔽的乌合之众向我军冲击。我军无意射杀众多被愚弄的会众,再次喊话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不要再为反动派当炮灰。但这些鬼迷心窍的会众仍然我行我素。在此情况下,我军被迫开枪还击,打死打伤了几十人。至此,大刀会的无辜会众才发觉所谓“刀枪不入”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于是便扔下武器,一哄而散。我军并不追击,迅速收缴了大批刀矛等武器,搜捕了包括反动头目在内的七八十名大刀会分子,然后将大刀会总香堂付之一炬。
消灭了反动的大刀会,我军又迅速对青草塥据地发起总攻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青草塥敌据点被我军胜利攻克。林匪本人中弹受伤,换上老百姓服装躲进稻禾田里,侥幸逃脱。这个双手沾满我军民鲜血的国民党中统特务,后来逃到怀宁洪镇,为我渡江大军击毙,死有余辜。
当天下午,桂林栖、张伟群等皖西区、二分区党委负责同志在大沙河滩召开了声势浩大的群众公审大会,镇压了几个血债累累、罪大恶极的大刀会反动头目。同时宣布:对那些受骗上当、误入歧途的大刀会一般成员,一律经教育释放回家。青草塥地区的广大老百姓,对打垮林匪,摧毁助纣为虐的反动大刀会,无不欢天喜地,拍手称快。当时的青草塥就有一首歌谣唱遍镇上的大街小巷,唱遍这一地区的村村寨寨:打垮林麻子,青草换新天;灭掉大刀会,人民开心颜。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