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劲松部落

名高八斗星辰上 诗在千山烟雨中

 
 
 

日志

 
 

白梦的文章《寻找王屋寺》  

2012-05-24 19:39:27|  分类: 【故乡桐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草镇在桐城西部,俗称西乡。西乡依山带水,风光旖旎,境内有著名的青草大沙河三道岩瀑布王屋山塔墓群,皆可称作良好的旅游资源,惜未规模开发,然也已成为桐城境内的旅游热线。西乡小胡在这个网络时代算得上个时尚的人,他是桐城“千里马驴友协会”的会长,驴友们团结在旅游的旗帜下,还做着各种各样时尚的事,许多驴友同时也是各种各样的志愿者。比如爱心救助、环境保护、挖掘和保护历史文化遗存等等,都是驴友们自己给自己加的种种责任。
  日前小胡邀我去西乡,说是请了安庆报社的黄复彩先生,希望能弄清王屋寺的来龙去脉。复彩先生对佛文化研究多年,著有《安徽佛教史》,请他来自然能得到些权威性的结论。我也正想借机向黄老师请教些佛学问题,于是欣然前往。
  “先有王屋寺,后有大唐朝”是西乡老辈人口口相传下来的,如今西乡人还是这样津津乐道。可王屋寺到底建于何时,何人所建,又没有可靠的史料记载。可参照的是,这里曾经有座很大的寺院,民国时期被改建成了学校,可后来学校也被迁移走了。如今学校的房舍也已无存,校址所在地是的的确确可以指认的,然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也已是一片农田,在一带山隈里静静的绿着,刚刚载插了秧苗,稚稚嫩嫩的一派生机。
  据黄复彩先生介绍,“佛教进入安徽的历史,几乎就在佛教传入汉地不久,当时因汉明帝刘庄的同父异母弟刘英的被黜丹阳(今宣城一带),佛教也被随之带到江南……而随着六世纪中,因北周废佛而南逃皖公山(今天柱山)的禅宗二祖慧可的到来,更将禅法的种子播洒到江淮一带,江淮之地因此成为当时的佛教中心。资料表明,唐武宗废佛前,安徽境内的寺庙不下百座,最著名的十余座,如太湖真乘寺,寿州东禅寺,含山褒禅寺,潜山天柱寺,太湖海会寺,舒州王屋寺等。”
  桐城古属舒州,王屋山就在西乡境内,可见王屋寺是的的确确存在过的。围绕王屋寺民间还流传着种种传说,其中两则很可说明王屋寺存在的年代及其盛况。一则说的是“安禅师度化雉鸡”,一则说的是“稠禅师伏虎”。这二个故事不独存在于民间口头传说,实是二则著名的禅宗公案,《清康熙桐城县志》和《道光续修县志》都有记载,同样的记载还见于多种佛教典籍。如《续高僧传》和《六道经》中,都记载有安禅师度化雉鸡的故事:“释僧安,不知何人。戒业精苦,坐禅讲解,时号多能。齐文宣时,在王屋山,聚徒二十许人。讲涅槃,始发题,有雌雉来座侧伏听,僧若食时,出外饮啄,日晚上讲,依时赴集。三卷未了遂绝不至。众咸怪之。安曰:雉今生人道,不须怪也。武平四年,安领徒至越州行头陀。忽云:往年雌雉应生在此。径至一家,遥唤雌雉,一女走出,如旧相识,礼拜歌喜。女父母异之,引入设食。安曰:此女何故名雌雉耶。答曰:见其初生发如雉毛,既是女故名雌雉也。安大笑为述本缘,女闻涕泣,苦求出家,二亲欣然许之。为讲涅槃,闻便领解,一无遗漏,至后三卷,茫然不解。于时始年十四,便就讲说,远近咸听,叹其宿习。因斯躬劝,从学者众矣。”
  这里说的是雌雉听闻佛法转生为人,她的故事激发了大众修习佛法的热情。而在其他典册中还可看到雌雉的归宿:“约日来王屋寺,至日安于寺中诵度人经,使一徒下山候女,戒曰:听钟乃升。女果到山下,跽而听钟,钟鸣遂合掌化去。”究竟是成了正果的。作为佐证,王屋山上曾建有“雉鸡塔”,有诗专赞此塔:“塔建北山石隙中,亭亭耸立欲凌空;当时有雉通灵性,登顶凝神听讲经。”
  稠禅师伏虎的公案在《康熙桐城县志》中这样记载:“僧稠,性度纯悫,一览佛经涣然神解,诣王屋山修习经典,闻两虎相斗,咆哮震山谷,稠以锡杖中解之,遂各散去。”相类似的记载在佛门典籍《大正藏》和《续高僧传》中也可找见。作为佐证,王屋山中至今仍有两座山峰名曰“伏虎山”。
  从《高僧传》中我们得知,安禅师和稠禅师都是北齐高僧。安禅师是慧可的高徒;稠禅师则更加有名,是少林第一代武僧,曾主持少林寺,唐以前关于他的传说极多,几近神话。有佛教史论者认为,在禅门初期,僧稠一系的地位远远高于达磨一系,只是到了宋代以后,达磨禅法越加昌盛,竟渐渐将僧稠事迹从禅门典籍中悄悄湮灭了。
  这样的两位高僧都在王屋山留下公案,可见“先有王屋寺,后有大唐朝”之说不虚。那么王屋寺毁于何时呢?历史上有数次声势浩大的灭佛运动,或者它竟是毁于唐武宗的灭佛,又或者是毁于后周世宗的灭佛。总之,王屋山的寺庙,如今我们能够溯源可考的是建于北宋的祟福寺。《道光续修桐城县志》载:“祟福寺,在王屋山下,宋慈明禅师建,明洪武间僧愿海重修,祟祯末兵毁,顺治十三年重修。
  如此看来,关于祟福寺倒是脉络清晰的,然则这祟福寺是否建在王屋古寺的庙址上呢?也亦无考。这祟福寺屡毁屡建,一直到民国十几年,西乡绅士郑靖侯办新学“三育高等小学”,赶走了僧人,推倒了佛像,才将寺院改作了学堂。后来三育小学改成三育中学,再后来抗日战争爆发,三育中学随同其他学校迁往黄甲山区,抗战结束又迁往城关,再后来新中国成立,三育中学又与别的学校合并,于是三育中学不复存在。学堂既已无存,寺院也彻底毁了。
  祟福寺历宋元明清直至民国,有近千年的历史,其间该有多少僧人在此修研佛法,参悟人生,我们不得而知,但围绕寺院周围山上的六十多处塔墓,似是在默默诉说。黄复彩先生据其中一座“普同塔”(即僧人合葬墓)推算,说是当时祟福寺常住僧在五百人上下,这样的规模是有点让人咋舌的。这些舍利塔可考的都属清代墓葬了,许多碑文仍清晰可辨。从这些碑文中可以看出,祟福寺属临济正宗。其中的释灯禅师堪称高僧,据《建中靖国续灯录》载:“释灯,住舒州王屋山祟福寺,为青原下十二世,栖贤迁禅师法嗣。”迁禅师与苏东坡有往还,东坡在黄州所作《与佛印禅老书》中有“栖贤迁师处又得手教”的话,东坡贬黄州是宋元丰七年(1084)事,可以推断灯禅师应是那前后时代人。而建寺者慈明禅师则更为了得,他是临济正宗第七世衣缽传人,关于他的禅门公案极多,虽然除了《桐城县志》我未能在佛门典籍中查找出他建王屋山祟福寺的铁证,但他在宋仁宗时,往还舒州潜山和浮山的行迹很多,他又与舒州地方官的关系极好,以他在佛门的威望,化个缘建个寺还不是极简单的事。至于建寺后他是否住持王屋寺不得而知,也许建寺后就交给灯禅师打理也未可知,从年代推算,他正是与灯禅师同时而又稍早一点的人。
  灯禅师住持王屋山,讲经说法、参禅授徒是没话可说的,有《五灯会元》为证:“舒州王屋山祟福灯禅师,上堂:‘天不能盖,地不能载。一室无私,何处不在?大众,直饶恁么会去,也是鬼弄精魂。怎生说个常在的道理?’良久曰:‘金风昨夜起,遍地是黄花。’”
  参禅是要有悟性的,余生也笨,究竟不知灯禅师那话头里藏着什么大机括。只是反复咀嚼,觉后两句诗倒是信手拈来,情景交融,又自然又恰切。
  在王屋山的最高处,五聚峰顶上,还有一座孤零零的塔墓,当地人皆传曰“老和尚墓”,墓上披红挂绿,是信众们来此祈求还愿的。从此墓的塔身风化程度及其被尊为灵验的程度看,有人猜测此即是灯禅师的舍利塔。然无碑铭,究竟也不能定案。“天不能盖,地不能载。一室无私,何处不在?”想我在这塔前转悠,灯释师若见了,怕不要骂我“也是鬼弄精魂”,不通得很。
  寻找王屋寺,我究竟寻到了什么?佛家说法:“成、住、坏、空”,世间万物离不开此相。王屋寺成于何时?起码成于北齐年间。住于何时?北齐、唐、宋、元、明、清、民国。坏于何时?时成时坏、屡成屡坏。现在何处?究竟是空。
  眼前没有王屋寺,也没有祟福寺,有的只是青山、绿水、稻田、麦棵。此才是常在的道理啊!
  雉鸡已经化去,岩石仍在听经;老虎不再相博,山峰仍旧对峙;安禅师安在?稠禅师何酬?灯禅师有一盏慧灯,可照我无明!
  复彩老师有他的文学和佛学,小胡有他的公益和爱心。一室无私,此才是常在的道理!
  春风拂面,满目青禾。王屋山,我来过了!王屋寺,我参过了!有金风起自心头,对着这一片稻田,郁郁葱葱,我心喜悦。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