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劲松部落

名高八斗星辰上 诗在千山烟雨中

 
 
 

日志

 
 

遥远的小村庄  

2013-04-24 10:31:03|  分类: 【叶公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村庄 - wei1791 - 草帽哥的博客

 村口

我家在桐城,一个叫汪楼的小村庄。

村子处在丘陵地带,北高南低,三口当家塘自北向南分布,中间都有条小水沟相通。

记得小时候,池塘里的水总是满满的、清澈的。每逢下雨,水从水闸中溢出,便顺着水沟往下流。我们就喜欢在这样的水沟里抓鱼,一个下午也能抓到一碗小鱼。有时还能抓到小螃蟹,身子软软的、透明的。

春耕时节,在水沟里放块闸板,水就自然流到了水田里,然后从上块水田流到下块水田。往往一个晚上的功夫,全村的水田都放满了水,远远望去,也有点元谋梯田的样子。

那时候,房子都是盖在池塘边,祖上的老宅,弄弄相通、家家相连,雨天串门从来不走湿路。在弄口里躲猫猫,让我们度过了幸福的童年。七十年代初,我父亲在老宅旁盖起了“黑六间”,渐渐地其他人也从老屋中搬出去了,现在的住房散落在村子的东南西北。老宅子先是用来放农具、堆柴火,倒的倒、塌的塌,最后干脆都全拆了。

村子里父辈中,我父亲年龄算小的,上面哥哥或堂兄依次是义才、诗荣、诗久、诗明、润芝。张家三兄弟仁义、仁立、仁昌,比我父亲大不了十岁,可我们要喊爹爹,即使是我堂姐嫁给了仁昌的儿子,我们还是延续着这样的称呼,我真的搞不懂。还有一户姓杨的,名少如,文革中尿尿写字,写什么不好,偏偏写“毛泽东”,被打成反革命,一直在牢里关到七六年。精神压力、家庭重担,出来后才十来年,就去世了。

当年,父辈们是村里的主力军,还有根生、保东、国祥、朝晖、金发、抗美等一批热血青年。村里的工分值一元二角是全大队最高的,家家户户都是粮满仓、油满坛,过年还能分上二三十斤鱼,每家都能杀头过年猪。所以我的同龄人,常常谈到当年饿肚子,我会感到十分奇怪。

就是在这样的小村庄里,我生活了十五年。

 

遥远的村庄 - wei1791 - 草帽哥的博客

村庄里水塘和道路

 

上高中时,我每个月回家一次。工作在外地,我每年也能回家三四趟,自从母亲去世、父亲接进城里与我们共同生活,我回家的次数就少了,有时甚至两年才一次。今年清明节前,我终于又回来了。

从高速到国道、省道,再到村村通,车子没有了颠簸。但这时走的都是人家的路,到了我们村,路依然还是过去的样子,两边长满了荆棘,一条土路两行车辙。不禁让我联想起八十年代初,当周边地区都灯火通明的时候,我们却在点着煤油灯或蜡烛,直到八九年才通上电。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独处桐城西干渠以西,却偏偏属于范岗镇管辖,一个小村庄,就被遗忘了。

进到村子里,没有看到一个人,连敲三家门,才见到伯父诗明。这也难怪,从我之后,村子里还走出了十三个大学生,现在大人们都在外地打工,留在家里的只有老人和孩子,更何况不是双休日,孩子们都在学校里。

从与诗明伯父谈话中,我得知村子里现在只有四十几个人口了,山头承包出去了,每户每年有三四百元的收入,田地没有人要,自己种一点,其余的只有抛荒,都快八十的人了,田里的活也渐渐都做不动了。

我们走在田间,见到的只有枯萎的稻草桩和开裂的土地,池塘里的水也快要见底了,只有两块地的正开着花的油菜,能给我们一丝安慰。

这就是我的家?被遗忘的角落,遥远的小村庄。

 

遥远的村庄 - wei1791 - 草帽哥的博客

 养育我祖祖辈辈的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